石笼网| 镀锌石笼网| 包塑石笼网

网站建设
联系我们

石笼网为您报道辽宁再被曝出一起瞒报洪灾死亡人数事件。

发布于:2017-03-29 16:50来源:文章摘抄 作者:鹏泽小编 点击:
石笼网辽宁再被曝出一起瞒报洪灾死亡人数事件。
去年12月,辽宁省鞍山市岫岩满族自治县被曝瞒报2012年洪灾死亡人数。岫岩辖区内至少38名村民在2012年“8·4洪灾”中死亡,而当地官方的上报数字是“死亡5人、失踪3人”。
今年3月28日,中国之声再次披露,同一场洪灾中,与岫岩一山之隔的辽阳市辽阳县下辖乡镇中也有至少7人命丧洪水之中,而当地政府在灾后的统计结果却是“没有一人因灾伤亡”。
距离那次洪灾已经过去4年多,但灾难带来的拷问仍未结束。
3月28日,澎湃新闻记者再访辽阳市辽阳县下辖的吉洞峪满族乡,从这个曾经的重灾区了解到,至少有7名村民在那次洪灾中遇难一事,在当地并不是一个秘密。而据不少村民反映,在如此重大的灾情发生后,当地政府却没有进行过系统地、详尽地灾情统计、核实和记录。
 
 
石笼网吉洞峪满族乡翁家村村民李富贵(化名)的老房子被百年不遇的那场洪水冲毁了。如今已是垃圾遍地。
洪水
石笼网2012年8月初,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咆哮着袭向辽阳,重创东部山区。
李富贵(化名)今年快70岁了。如果让他把一辈子经历的事,按难忘程度排个号,2012年8月那场洪水,是可以排进前三名的。
“那几天那雨下得老大了,之前没见过那么大的雨,把人都冲走了。”3月28日下午,李富贵对澎湃新闻记者回忆说。
李富贵是辽宁省辽阳市辽阳县吉洞峪满族乡翁家村的一名村民。他家的老房子在2012年“8·4洪灾”中被洪水冲毁。
如今的老房子所在地已是垃圾满地,只有搭建起的一处简易棚屋,棚屋上面盖着带有“灾”字的蓝色绸布。
“那次的雨下了好几天也没停,村里不少人的房子都被冲坏了,还有冲没的。”李富贵说。灾后,他拿到4.5万元救灾款,在距离老房子大概2公里的地方重新买了一处新房,并做了简单装修。
虽然房子被咆哮的洪水冲毁了,李富贵仍然觉得自己足够幸运,因为同村的一名村民在洪灾中丢掉了生命。
这名同村的村民叫李树春,遇难时不满62岁。刘梅(化名)现在看守着李树春家的老宅。刘梅是李树春的叔伯嫂子。
据刘梅3月28日向澎湃新闻透露,洪灾发生时,也就是2012年8月4日清晨,李树春独自待在家中,家人出于担心他,给他打过电话提醒他时刻注意雨势。此后就和李树春失去联系。
李树春的遗体是在距离其家数公里之外的地方找到的。刘梅说,李树春有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都不住在翁家村,只是偶尔才回家看看,“你来得不是时候,他儿子刚走,马上清明了,回来看看他爹,给烧点纸。”
翁家村村主任庞国任也向澎湃新闻确认了李树春在2012年8月的洪灾中遇难一事,“灾害发生时,我不在村里,是两年后回来当的村长,这个事(李树春遇难)大伙儿都说,都知道。”
另外,据李富贵等人介绍,与翁家村相邻的熊洞沟村村民王明泽也在那次洪灾中遇难。
 
 
石笼网吉洞峪满族乡翁家村村民李树春在2012年“8·4洪灾”中遇难。图为李树春的老屋,院门两侧的外墙被洪水冲毁。
刺痛
让卢霞感到更为揪心和刺痛的是,她的一双父母和可爱的侄子被洪水卷走后,至今都没有找到遗体。
卢霞是吉洞峪满族乡荒地村的村民。2012年“8·4洪灾”对她来说,就是一场噩梦。卢霞说,她的家与其父母家相隔不远,约500米左右,她是眼睁睁看着父母家的房子被冲走的,想救他们却救不了,因为水太深了,“你看到前面的电线杆子没,我感觉那水就有那么深。”
据卢霞回忆,2012年8月3日晚上,她还叫父母到她家里一起吃了一顿饺子,“我当时还念叨来着,说这雨下起来没完,让他们过来我这儿一起避避,我爸还说 没啥事 ,结果隔天早上人就都没了。”
和卢霞父母一起遇难的还有卢霞的侄子小武,一名年仅16岁的男孩。当时小武正值放暑假,到爷爷奶奶家玩。
这场遭遇带给卢霞挥之不去的阴影:每逢下大雨,她就感到害怕,必须待在房间里,还要把门窗都关好。
那场洪水也给卢霞的弟媳妇、小武的妈妈张云(化名)留下刻骨铭心的伤痛。“两个老人(指公公和婆婆)身体那么结实,再活20年都不是问题,还有我大儿子……”对张云来说,回忆是戳心的。
张云后来要了第二个孩子,但因为一直没拿到儿子小武的死亡证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张云没法给她的第二个孩子上户口。直到孩子两岁时,才解决这一问题。
“后来没有什么人挨家统计这些,我们家属怎么样也没人管,我们去辽阳县水利局要说法,就跟我们说都往上报了,也不知道都报到哪儿去了。”张云向澎湃新闻说,灾后不久他家的银行卡上收到过一笔钱,大概1.5万元左右,具体是谁发放的,什么名目,她不清楚,“可能就是人没了的补偿吧”。
 
石笼网辽阳县被指瞒报洪灾死亡人数,引来媒体关注。图为吉洞峪满族乡荒地村村民卢霞向央媒回忆其父母和侄子遇难经过。
瞒报
3月28日下午,澎湃新闻从吉洞峪满族乡政府了解到,吉洞峪满族乡下辖13个村。这些山沟里的村庄在2012年“8·4洪灾”中均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洪水冲击。
一名乡政府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透露,早在灾后不久,他们就掌握了约有6至7名村民在洪灾中遇难的情况,并称这在当地根本不是秘密。
事实的确如此。虽然距离2012年的特大洪灾已经过去4年多的时间,但在吉洞峪满族乡随便问一个当地村民,他们都能说出哪个村的谁家的亲人在洪灾中遇难。
然而,这算不得秘密的死亡人数,却在当地政府和媒体的官方通报中被隐去。
2012年8月19日,辽阳市人民政府官网转载了《辽宁日报》的一篇报道《众志成城 辽阳县奋力救灾》。文章提到,在“8·4洪灾”中,辽阳县人因准备充分创造了“无伤亡、无失踪”的救援奇迹。
同年的8月26日,辽阳市人民政府官网再次转载《辽宁日报》刊发的抗洪报道《勠力同心 辽阳救灾初战告捷》。报道称,“该市安全转移5万多人,现场解救37人,没有一人因灾伤亡,财产损失也降到了最低,抗洪救灾初战告捷。”
辽阳县被指瞒报洪灾死亡人数一事引起了辽阳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
3月28日下午3时许,澎湃新闻记者在吉洞峪满族乡政府采访时注意到,辽阳市纪委的相关领导正组织召开关于此次瞒报事件的专项会议。
会后,一名自称是辽阳市纪委的相关负责人对澎湃新闻表示,当地已经成立联合调查组,会尽快深入到吉洞峪下辖的各个村子,对当年洪水造成的死亡人数进行核查。这位负责人同时表态称,“有了结果会第一时间进行通报,一定会实事求是的进行调查。”
tag标签:
------分隔线----------------------------
------分隔线----------------------------